抄襲?模仿?我看九把刀的戰鬥

關於九把刀跟新店高中學生陳漢寧之間的抄襲疑雲,我是在報紙上才看到的,那天早上我起得比較早一點,所以有時間公司外面的早餐店買早餐,早餐上看到斗大的標題,說著九把刀指控拿下台北文學獎佳作的新店高中陳姓同學的作品「顛倒」抄襲他的作品「語言」。

我大概看了一下報紙上列出來相似的部分,當時的感覺是,就抄襲的定義來說,九把刀說陳同學有抄襲,我想這是站不住腳的。

畢竟在這兩篇文章當中,並沒有任何一句話是完全相同的,回想上次的作家吳淡如抄襲事件,他跟所抄襲的蔡先生部落格上的文章是一整個段落,超過三句話以上幾乎是完全相同的,連引用的數據和標點符號都是相同的,在法律上,只要蔡先生能夠舉證出他的作品創作時間優先於吳淡如的作品,就著作權法的規定來說,只要著作一完成的那一刻,他就應該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所以如果最後鬧到法庭上見,吳淡如最後被判敗訴的機率很高,結果不但會有名譽上的損失,如果蔡先生提出賠償告訴,吳淡如還會吃上其他的民事官司,所以吳淡如最後權衡利害之下,選擇道歉和解,讓這個抄襲事件劃下句點,算是給雙方都有個台階可以下。

在這個案例當中,蔡先生的表現是我相當欣賞的,對於自己的著作,他不遺餘力的保護,但是對於吳淡如小姐,他也沒有趕盡殺絕,最終給彼此都留了一條後路。

後來,看到網路部落格、還有BBS上許許多多對於九把刀事件的論點,連以翻譯奇幻文學出名的朱學恒(朱大,我有你翻的龍槍系列,有機會請幫我簽個書吧)都來淌了這場渾水,甚至還被網友攻擊他自己不都盜圖嗎?讓我重新思考這個事件的來龍去脈。

這件事情最大的遺憾,從原本可以私了的個人糾紛,鬧到媒體版面上,而且還是被最嗜血的蘋果日報給抓住獨家,目前看來已經是雙輸的局面,無論對九把刀而言,或是對這位陳姓學生而言,都已經造成了很難彌補的傷害。

就如同朱兄所說,陳姓學生(好吧,其實很多人都知道他叫陳漢寧了),把事情鬧大,就已經把這個名字跟抄襲事件連在一起,未來不管是他在求學、求職、或者是未來他還要繼續從事文學創作這條路,抄襲的陰影都會一輩子跟著他,或許他能利用這個新聞熱度賺到一些知名度,但是新聞過去之後,留下的就是他跟抄襲事件聯繫在一起,他的作品會被更嚴格的檢視,他的創作能力會被人打上問號,我想第一時間把這個事情鬧上媒體的陳家人,自己得負上最大責任。

九把刀一開始就打算私了,有人在部落格上說請九把刀寫個律師函直接控告陳漢寧,我想九把刀身為這樣有經驗的創作者,第一點,他不想讓這位年輕人吃上官司,留下記錄,而且這樣鐵定會鬧上新聞。第二點,相信九把刀自己也知道,這種著作權文學抄襲與否在法律上本來就屬於自由心證,舉證不易,更何況,陳漢寧的作品和九把刀主題一樣、概念接近,風格相似、象徵雷同,但就是找不到任何一個一樣的段落,甚至連一樣的句子也沒有,就法律層次而言很難站得住腳。

對現在的九把刀而言,如果走上法律絕對是對自己最不利的結果,因為極有可能敗訴而用法律證明陳漢寧沒有抄襲,對九把刀的聲譽有不小的影響。不過現在已經騎虎難下,出身網路文學界的九把刀在傳統文學界之間的人脈應該也不會太好,看不見國內文學名宿出來挺九把刀,九把刀接下來還能怎麼戰鬥,我很好奇。既然已經鬧大,訴諸輿論是一條路,但這條路下去將是一條沒有結果的戰爭之路,九把刀會怎麼選擇呢?如果能夠找到挺九把刀的文學大老出來說說話也許是一條路,不過以九把刀的個性和人脈,這不太像是九把刀會走的路。

不過就算陳漢寧能夠在官司中獲勝,對他來說除了贏得官司,保有講座之外,殺了殺九把刀的銳氣之外,一點好處也沒有,就如同我上面所說的,陳漢寧的誠信以及創作的原創性受到質疑,這個質疑會跟著他一輩子。

而且,雖然陳漢寧沒有達到抄襲上的定義,但是如果以模仿的程度來說,是難以撇清的,而且這個模仿跟陳漢寧有沒有看過九把刀的書無關。即使陳漢寧沒有看過九把刀的任何書籍,模仿都是成立的。

如果用程式的觀點來說,抄襲,就像是繼承一樣,我複製了你的所有函數,你的所有函數我都能運用。而模仿,就像是Interface一樣,雖然外面看起來很類似,但是底下的東西可不是照本宣科。

我們以學術上的觀點來說,我過去在研究所所受到的教育和指導教授的告誡,做文獻探討、引用他人文獻的目的有二,第一個就是要建立自己的理論基礎,第二個就是更重要的,就是要從他人所做過的研究裡面找出可以原創的部分,可以做出貢獻的部分,來作為研究的目標,如果你原創的部分越多,貢獻也就越大,這份學術研究的價值也就越高。

而在編寫第二章文獻探討的時候,切忌引用原文或原圖案時不可一字不漏的照抄,即使附上來源,也必需做適度的改寫或是重繪,不應該把整張圖或是整段文字給複製貼上到自己的文章裡面,即使附上文獻來源,如果追究起來,仍然可以算是抄襲。

所以,只要經過改寫,就不構成抄襲。但是更重要的一點叫做原創性,如果我跟你完全用一樣的實驗設計,用同樣的資料,跑出來一樣的結果,然後我用我自己的話解釋了這個結果,即使我事前從來沒有讀過這篇原來的論文,我的這份研究也沒有價值。

注意,我事前沒有看過這篇論文,我也完全用我自己的話來描述結果,可是我們採用了同樣的研究架構,同樣的數據獲得來源,同樣的實驗過程,獲得一樣的數據趨勢,雖然因為實驗的誤差,或是某些設定上的小差異因素使得過程中的所有數據都不一樣,但這篇研究的價值還是很低。

一篇會得獎的論文或研究,最大的重點在於他夠不夠創新,過程夠不夠嚴謹,是不是具有獨創性,最好是世界上還沒有人研究過的領域(當然,使用的研究方法應該是被認可的),簡單來說,有沒有貢獻。

我想這就是陳同學跟九把刀遭遇到的問題,陳漢寧有沒有看過九把刀的語言,九把刀心中有一個定論,我也有一個定論,但我在這邊不想討論陳漢寧的誠信問題,重點是,作為一個在鼓勵原創的文學競賽中,獲獎的作品不應該會這樣的容易被質疑他的原創性。

語言如果出版在校刊中,或是雜誌裡,那還OK,但是既然拿了獎,就必需要負起這個獎的責任。

九把刀出版語言是在好幾年前之前,他質疑顛倒的原創性是十分合理的,我能瞭解九把刀心理的想法,他的每篇作品都像他的小孩一樣,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人說,我的小孩你覺得怎麼樣?這不冒火才怪,每個孩子都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啊。

不過,九把刀第一時間的處置應該還可以更好,更圓融些,「你做了什麼你自己清楚」是有點令人膽寒的一句話,如果九把刀能在當下把陳漢寧找出來,好好的把話談清楚,跟他說明利害關係,我相信會有比現在好一些的結果。

如果,陳漢寧在當時跟評審表示,他沒有看過九把刀的語言,但是他還是沒辦法領受這個獎,因為他的構想跟前人的構想很類似,他想要有自己的風格,他不想要走別人走過的路,下一次,他會用超越九把刀,更原創,更新穎的內容來拿下這個獎,不但可以嗆一下九把刀,名聲也會隨之改變。

我想,不但會引起媒體報導,說不定還會讓人見識到他不願意拾人牙穗的風骨,不但會受到許多人的尊敬,也許封他個十把劍的封號,大家也會更期待他的下一步更具原創性,超越九把刀的作品,說不定還會跟九把刀結成忘年之交。

一個獎算不了什麼,更何況還是佳作。陳同學你的未來還很遠,想要走文學創作之路並不輕鬆,如果不能夠建立自己無懈可擊的風格,每個作品都被人家質疑有誰誰誰的影子,要用文字當飯吃大不易呀,相信陳漢寧應該是有天分的,不應該被一座獎給拘泥住了未來。

如果陳漢寧事前知道這篇文章可能會有模仿的嫌疑,那怕只有幾個人質疑,不管有沒有看過這篇語言,這篇槁都不應該出去;這就叫做風骨,我就是我自己,我不是任何人的影子。

對一個文學家而言,風骨,比一切都重要。

我的資質孥鈍,這是我能想到最好,讓兩邊都有台階下的解決方式。

對於九把刀,其實我對他的認識不多,他的作品我看過「愛情,兩好三壞」,還有都市超人系列的「打噴嚏」,都是在當兵的時候看的,雖然我也可以說打噴嚏有美國英雄平行世界的影子(但九把刀自己也在書中說這是他的靈感來源)。九把刀最大的特色在於他的創作範圍廣度非常的恐怖,幾乎各種題材的內容都能寫,這也是以原創性著稱最自豪的一點,內容的部分不像西方或是日本小說有一大堆難解之謎,一堆伏筆,適合在短期內看完,讀者群也不會受到限制,這也是他能獲得眾多讀者支持的主因。

最後我再舉一個例子,為什麼現在想到武俠小說就會想到金庸?因為金庸開創了一個武俠小說的風格,現在只要你寫一個男主角小時後一定會被誤會,武功很差,可能還會傻傻的,然後因緣際會得到高人指點,或是撿到武功密籍,練成神功,然後忠肝亦膽沒有拿來做壞事欺負人的故事,大家就會說「喔,這個很像金庸的小說」。而這也是金庸最後創作的鹿鼎記價值特別高的原因,因為他自己突破了自己設計的風格,用了一個從頭到尾武功都很差的主角,就是金庸之所以成為金庸的原因。

不過,當你看到古龍的小說的時候,又不會說這個小說像金庸的,因為古龍也成功的創造了自己的武俠小說風格,而溫瑞安也是一樣,看完他的作品,也絕對不會有人說這個跟金庸很像,因為他們都能走出自己的風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