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漢字和漢詩

漢書在明治以前的日本,還被認為是高雅之人才會的技能而且在戰國時代,江戶時代以至於明治維新時期,其實還有許許多多的日本名人會作漢詩,漢詩是全部都是漢字組成的詩,不過字義結合中日的意義,有時候不是那麼容易了解。

現在日本人會作漢詩的應該已經很少了吧,會做的大概已經是文學高手等級的了。

平安時期,由於與唐之間的來往密切,寫漢詩的風氣很盛的,曾經出版過許多的漢詩選輯,西元751年「懷風藻」(作者是天皇、貴族、諸臣和僧侶,當時平民要受教育是很難的,日本也沒有科舉考試,讀書是沒有用的),841年「凌雲集」818年「文華秀麗集」827年「經國集」,這三本是皇室所命令編撰的書籍。

905年的「古今和歌集」是日本史上最有名的文學作品之一,作者紀淑望、紀貫之(都是日本人)等等。也是奉天皇之命所撰,裡面收集許多漢詩和和歌,奠定了和歌和漢詩在日本文學中平等的地位。平安時代以後,詩主要就是指漢詩,使用日文的短詩則用「和歌」。

之後還有「和漢朗詠集」收集了很多唐詩,其中以「白居易」最多,也最受日本人歡迎,因此白居易在日本的影響超級大,其中日本最有名的長篇小說「源氏物語」故事就受到白居易的長恨歌影響,直到現在,白居易還以白樂天的名字在日本被崇拜著(日本最大的電子商務網站,就叫做「樂天」),這可能是當時的白居易怎麼想也想不到的。

當時非常有名的詩人我想很多人都聽過,包括曾經來過中國的真言宗之教祖,曾經去過唐朝求法,留下許多傳說的沙門「空海」大師,他可寫出好比中國書法家的草書,同時精通篆書、隸書、楷書、行書還自創飛白体,在中國有「五筆和尚」的稱號。「支那」一詞由空海帶入日本,這是空海在中國讀到的中文翻譯佛經中,梵語對「秦」的稱呼。很多人以為支那是歧視的名詞,實際上支那卻是中國的僧侶自己翻譯出來的。

另外一位有名的漢詩詩人則是菅原道真,但是他最為台灣人所知的故事卻不是他的詩文,而是在他冤死之後,化成厲鬼不斷騷擾京城,跟大陰陽師安倍晴明鬥法的故事,事實上,道真不但出過漢詩選輯,也是為非常偉大的文學家。

舉幾個有名的漢詩來給各位了解一下當時日本人的漢學素養:

後夜聞佛法僧鳥 空海

閑林獨坐草堂曉
三寶之聲聞一鳥
一鳥有聲人有心
聲心雲水俱了了

九月十五夜 菅原道真

黃萎顏色白霜頭
況復千餘里外投
昔被榮華簪組縛
今為貶謫艸萊囚
月光似鏡無明罪
風氣如刀不破愁
隨見隨聞皆慘慄
此秋獨坐我身秋

醉余口號 伊達政宗
(室町幕府奧州探題,江戶幕府陸奧國仙台籓第一代籓主)

馬上少年過、
世平白髮多、
殘驅天所赦、
不樂是如何

晚年喜愛作漢詩以自娛,放棄爭天下的野心,伊達的晚年過得相當豁達。

日本的人做的漢詩就沒有中國人做的唐詩那麼考究,押韻或什麼的也不是很
介意(念我是不知道這要用北京語念、河洛語念、還是用日文來念….,不
過,日文讀漢詩有日文的念法,非常困難,很多還配上吟唱,難度比我們高
很多倍,連日本人自己會念得都不多)反正,能夠連續寫出十幾二十個漢字
組成的句子,還有意義可言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不過,也有很多了不起的高
手。

而且漢詩有分成古體詩和近體詩,近體詩會比較考究押韻的部份,就跟空海
的詩一樣,當時他處於盛唐時期,當然比較喜歡寫近體詩。

這句詩的前三句都很好懂,第三句跟他自己從小到大多次逃過死劫有關,第四句就不知道政宗他到底是快樂還是不快樂,完全無法解釋,大概只有政宗
本人知曉。

飲某樓 伊藤博文(日本首任首相,清末侵華主導者,後在東北被韓國人暗殺)

豪氣堂堂橫大空
日東誰使帝威隆
高樓傾盡三杯酒
天下英雄在眼中

(好豪氣,難怪中國打不贏)

惜花 福澤諭吉(印在日本鈔票上的那個人)

半生行路苦辛身
幾度迎春還送春
節物忽忽留不止
惜花人是戴霜人

川中島 賴山陽(江戶末年名文學家兼史學家,日本外史作者)

鞭聲肅肅夜過河
曉見千兵擁大牙
遺恨十年磨一劍
流星光底逸長蛇

(講上衫謙信跟武田信玄川中島大戰的故事,請參照小說「天與地」)

九月十三夜 上杉謙信(室町幕府關東管領)

霜滿軍營秋氣清
數行過雁月三更
越山併得能州景
遮莫家鄉憶遠征

新正口號 武田信玄(室町幕府甲斐/信濃守護)

淑氣未融春尚遲
霜辛雪苦豈言詩
此情愧被東風笑
吟斷江南梅一枝

春日偶成 夏目漱石(近代日本大文學家)

莫道風塵老
當軒野趣新
竹深鶯亂囀
清晝臥聽春

以上,就是日本對於漢文化中,對於漢詩的嚮往和努力,漢詩的發展從平安時代,以貴族為主,到後來三個幕府年代以武士為主,之後幕府末年道明治維新期間,以民間文學為主,日本都有許多的漢詩詩人出現,也有很多的好作品。但是到了清日戰爭、中日戰爭發展之後日本對於漢文化不再重視,20世紀以來,漢詩的創作遂為之大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