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身上看到了台灣

在擊敗台灣的比賽之後,星期天中國隊迎戰才剛剛慘敗給日本的韓國隊。對看過前一場中國對上中華隊比賽的人而言,不免對於中國隊的表現有些期待,認為以中國隊那一天展現出來的攻守水準,韓國隊也應該不會輕鬆過關。結果這場比賽卻如同前一天中國對上台灣、韓國對上日本般得出人意料,中國以0:14的差距提前在第七局結束比賽,慘敗給韓國隊。

這一場比賽的韓國隊完全與前一天對上台灣的時候判若兩隊,除了Raymond Chang依然維持不錯的攻守水準,不但有美技演出,也擊出了中國對全場僅有的兩支安打之一,但是不管是前一天表現不錯的二壘手劉耿欣劉廣標,中外野手孫嶺峰等,不但有著離譜的錯誤,甚至左外野手也發生了一次離譜的判斷錯誤。

投手方面,老投手孫國強連續第三場出賽,雖然球威猶在,但面對韓國強大的打線已經力不從心,但還是稱職的擋了幾局,沒有讓比賽的比數拉大,但是接替的投手完全沒有辦法撐住比賽局面,不斷的被擊出長打,而守備也不幫忙,愚蠢的失誤不斷發生。與第一場跟日本僵持不下,第二場以完美守備擊敗台灣的中國隊完全不同,中國隊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再也飄不起來。

但是,我在中國隊的身上,看到了幾年前的台灣。2003在日本舉行的亞錦賽,關係到2004年雅典奧運的參賽權,賽程安排是對地主有利的中華隊先對上韓國隊,哪方要先拿下這場比賽,由於日本的實力強大,又是在主場,只要奪下這第一場勝利,就有很大的機會獲得奧運參賽權。

在那場比賽中,中華隊推出了手尚能用的最好的投手,當時仍在小聯盟的王建民,本土的王牌陽建福、然後靠著延長賽旅日投手張誌家完美的救援演出,經過苦戰後在延長賽擊敗強敵韓國隊。

不過,就在隔天面對日本隊的時候,面對先發松阪大輔,台灣幾乎無招架之力,除了彭政閔跟陳金鋒還有一點抵抗力之外,其他的打者全部被松阪三振得亂七八糟,先發投手只能派上日本職棒已經相當熟悉的許銘傑,雖然許銘傑投得並不算差,但是守備再度漏氣,沒有提供足夠的支援讓許銘傑被打爆,然後中華隊就是不斷的更換牛棚投手,也是不斷的被打爆,最終慘敗收場。

在前一屆的經典賽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在首場比賽中又再度是台灣面對韓國,在林恩宇的先發跟後援投手的努力之下,全場中華隊只丟了兩分,但是打線被韓國完全封鎖的情況下,只打出5支零星安打,但畢竟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比賽。但是到了下一場比賽面對日本隊,中華隊再度被打得東倒西歪,潰不成軍。

由於國家棒球實力的不足,歷史只能不斷的重演,只是現在角色換了,台灣跟韓國的角色各自被中國跟台灣所取代,而韓國跟日本早就已經將台灣給遠遠拋再不知多遠之處。

中國在第一場比賽用掉了他們隊中最好的左投陳毅,也用上了難纏的老將孫國強。第二場比賽中國保留了他們的台灣殺手呂建剛,也再度使用孫國強,並且推出最好的終結者陳坤關門。這一場比賽中國已經用了他們牛棚裡最好的投手。第三場比賽只能硬著頭皮繼續用孫國強,結果就是慘敗給韓國的結果。

在擊敗台灣之後,中國就像當初擊敗韓國的台灣一樣,氣力放盡,鬥志消失,連守備都產生了與前一場完全不一樣的失誤表現。中國就像這樣追著台灣的腳步跑,甚至連這種事情都一模一樣。

會有這樣的現象,那當然是因為國家整體棒球實力不足的關係。

以這次的經典賽水準而言,日本至少可以找出四隊差不多水準,足以參加經典賽跟列強一拼的球隊,韓國大概可以湊出兩隊。至於中華隊,大概只能湊出一場。而中國隊,雖然實力大有進步,也有3A的選手加盟,大概只能湊出半場。

不過,由於這次台灣並沒有辦法派出所謂「可以拼一場」的球隊,因此被可以拼半場的中國隊給擊敗,其實在情理之中。

雖然這有些非戰之罪,因為日本有1億多人口,韓國也有四千多萬人,能夠湊出來的選手層本來就比較後,雖然三國頂尖選手的素質可能相去不遠,但是一旦比到消耗棒球國力的消耗戰,從杜哈亞運以來幾乎無役不派出國內頂尖選手的台灣棒球,自然選手就沒有辦法在漫長的球季之後好好休息恢復疲勞跟養傷,最後的結果就是每個人都帶傷上陣,影響表現,不但沒有辦法開刀根治,也好不了。

職業球員是屬於職業球隊的財產,這種搞法沒有任何職業球隊會願意接受自己的球員不斷位國家出賽而受傷,最後沒有辦法上場,薪水的損失跟治療復漸得費用卻全部都是球團要買單,這不管在哪個國家都不願意的,只有台灣這嗜血的媒體和一群把國家榮譽放在頭上的憤青、一日球迷會把輸球的責任怪到因為受傷沒有辦法出賽,以及用心保護球隊資產的球團身上。

球員願意帶傷上陣,也許是他的榮譽感、責任感使然,但是婉拒徵召,絕對不應該苛責。真正應該苛責的是明知有傷卻還隱瞞傷勢造成球隊困擾的球員,或是明知球員有傷,卻還強迫指責球員應該要出賽的媒體與相關人員。

我們國家棒球的實力就是這樣,選手層不如日、韓是事實,在亞洲人身體素質與條件都差不多的情況下,人口不如本來在發展選手層的強度上就會居於劣勢,日本的高中棒球有上千支隊伍,只有少數的精英球隊才有辦法打進甲子園。而台灣連金龍旗都還沒有辦法繼續辦下去,基層棒球水準不提昇,難以增加選手層的厚度。

在選手層厚度增加之前,台灣不能夠在這樣無役不與,在沒有了奧運舞台之後,經典賽就是這個世界上國際棒球比賽的最高殿堂,國家的發展本應該就以在經典賽取得佳績為目標。然後逐次訂定各級比賽的支援程度。才能讓我國棒球能在世界最高殿堂能保持持續的競爭力,也能趁國際比賽時磨練年輕選手。

近年來已經連續好幾場的國際賽事都在台灣舉辦,固然讓台灣的棒球迷們大飽眼福,中華健兒在台灣的比賽屢創佳績,也增添了國人的信心,但是從現在開始,每一位球迷都應該了解到,我們不能每一場比賽都這樣全力以赴,一而再、三而竭。這是選手層不足的台灣的玩法,必須要諒解。即使是日本水準這樣好的國家,也不是每個比賽都是職業球員全力拼。

當然,這只是台灣棒球許許多多的病因之一,還有許多的問題需要檢討與改進。這兩次輸給中國的比賽,不知道可以讓多少人看清,如果我們不真的做些事情,真的做些改變,那麼這種事情只會不斷上演。